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舒婷 > 如何把这三种圣诞精神延续到新年

1
2017

如何把这三种圣诞精神延续到新年

注:因此处难以上传图片,想看完整带图片版的读者请关注“荷包蛋猫”的微信公号,查看最近更新的此篇。

漫长的圣诞庆祝刚结束,新年来的时候猝不及防。 接下来介绍圣诞日当天我们的家庭传统:

圣诞日当天,夫家延续多年的传统,首先起来做圣诞pancake。其实所谓圣诞pancake就是圣诞的红绿两色的pancake。因为我gluten free不吃面粉,家人特意去有点装的wohole foods(自从我买了两次过一天就坏的肉,就再不去whole foods了,关于在whole foods如何购物,有机会再写指南),买了gluten free的pancake mix即提前混好的pancake面粉配方。很简单,混点粉红色可食用色素,放到griddle即煎饼用浅锅上面,就会自动生成圆形pancake。 因为我老公很懒,就没有给我做绿色的。

其他人一边食用自己的面粉pancake,一边猎奇心态来弄点我的吃,一边吃一边说:哇,这个好实在,一点都不蓬松... 

吃完pancake,就是拆礼物的时间。今年我们的安排有点不同:因为觉得拆完礼物后去几个小时以外的滑雪胜地度假几天,因为有一个家人没能赶回来,我们决定先拆在场人的礼物,剩下的礼物带到滑雪胜地,晚上再拆。

拆礼物的过程一般一个小时以上,每个人拆完各自发表互相祝福,礼物用途和心意。 拆完礼物,通常包装纸能盖满一地... 这是一个相当商业化的圣诞。以往的我可能会很介意,但是习惯了之后觉得也很不错,很享受拆礼物拆到手软的感觉!今年的礼物之中,我给老公送了个无人机,老公给我送了个sous vide即真空低温烹饪法所使用的那个机器,等等。因为全家人都知道我们喜欢企鹅,还送了不少和企鹅相关小礼品。

圣诞精神之:爱是细心呵护,是无私奉献

拆完礼物,我们就出发去滑雪胜地了。首先,我们在度假地租用的房子里,我们选择了阁楼里的Toy Story主题的儿童房! 

到达的时候已经是晚饭时光,我们和更多的家人相聚,吃了顿看着很高级其实很一般的西餐。可能因为长期被旧金山惯坏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自己爱做饭爱研究的缘故,如今我拿着一个西餐,很不自觉就开始分析菜谱。

那个晚上我吃的东西是:一个很平凡的沙拉,以及主菜:scallops with lentils and sweet potato chips. 首先这三者材质特别不搭。本来scallop即扇贝有着海鲜贝类软而多汁的口感,要体现它的这种口感,需要用适当的软和脆去混搭。因为扇贝本来很鲜,辅佐食材更需要体现衬托其鲜。和海鲜在一起,使用淀粉要小心,一般要选取擅长吸收汤汁的米类。 结果,这个lentil扁豆不够软,很硬,和扇贝很不协调,也不新鲜,感觉没有很好吸收各种酱汁味道。 红薯片就更差了,一来不新鲜,二来这种硬脆和扇贝搭配简直是灾难。 在东海岸的这种度假胜地,很容易主菜一上来就是各种带奶油的酱汁,满足主流美国人的口感:毕竟带糖或者带奶,很容易讨好美国人。但是和海鲜贝类在一起,这种做法又是很错误的:海鲜本来是高蛋白质,需要体现自身的蛋白口感,奶油等只会以自己平凡的厚重感打击这一切。

饭后我还要了个姜汁creme brulee: 和旧金山的这个法式甜点比起来,这个brule做的好灾难! 首先很凉,用料不新鲜。于是脆皮不脆,下面的蛋黄部分也非常塌,一塌下去,过分使用的白糖便产生渗人的口感。

晚饭后便是拆礼物的时光。拆礼物永远是体现每个人细心的时候。比如:婆婆收到了个纽约巨人队的围巾,是因为家人记得她来自纽约,她深爱的父亲是巨人队的支持者。我收到了一个非常高贵感的喀什米尔poncho即斗篷式围巾,因为妹妹记得我爱波西米亚风,又爱户外,这种容易晾干的围巾很适合我。我们给一些纽约的家人送去了Prohibition Wine Tour礼券,即美国禁酒令时代留存下来的一些speakeasy风格的酒吧展览,因为他们爱酒,爱preppy的生活方式。 等等。每次拆礼物,总是有一种贴心的惊喜感,总觉得有哪一部分被填满。 小礼物也好,大礼物也好,表达的是,最终是对彼此的关注、理解和满足。

说到计划,我们这家子都是计划控,尤其是公公婆婆。在前往滑雪之前,他们便精细地把每样要用的食物、包装纸、要带去的礼物、滑雪外套等用具、路线、地图等等全部安排好,第二天一大早又大包小包装好,公公一个个包裹搬到车里去,安排得井井有条,完全不需要孩子操心。 我感觉特别放松,每天远在旧金山过着生活,总感觉独立的辛苦和代价,总之我是个劳心劳力的命,每天感觉有做不完的事。 一到圣诞,就觉得不用操心了。公公婆婆从来不倚老卖老 -- 这也不是美国长辈文化,如果我们“尊老”,反而是对他们的一种侮辱。 他们总是把事情担起来自己做,必要的时候才让大家一起团队精神,其乐融融地分担。 公公婆婆的精力也和我们差不多好,甚至更好 -- 公公天天坚持锻炼,婆婆坚持学习,两个人在一起又很恩爱和睦,创造精神上的各种馈赠。 他们很细心,细心到连老公和我等等每个人用什么手套、外套、袜子等等都准备得很好,依然是天然的家庭领袖,然而他们的领袖靠的不是命令和要求,而是行动和奉献。 

圣诞精神之:正能量的陪伴与教育

我很笨,第一次滑雪,在摔了三四个小时之后,终于在最后的20分钟学会了缓坡处的低速滑行... 圣诞精神在此体现:首先老公陪我滑了一下, 浪费了自己的滑雪时间。 然后运动细胞好的公公,舍弃自己的宝贵滑雪时间,让我老公去自由玩耍,开始教我。我害得他这个黑钻带滑雪玩家也摔了一次,我各种摔各种被他挡着不摔。 因为童年阴影,我一和长辈一起学东西就心里各种畏惧,但是公公真的是超级耐心、鼓励,一直保持笑容、慢速,连我跌倒了站起来他都要打个气,要是能滑行个三秒钟他都要说真棒... 婆婆也一样,在滑雪场上把我当三岁小孩一样哄着,不然我估计早就卸下几十斤重的靴子衣服雪橇等,回到角落自己哭去了。

最后,婆婆提议我参加一个下午的初级学员班,我不能耽误老公和公公的滑雪时间,就说我自己去好了,结果,老公的妹妹坚决要陪我去一起学,给我一点moral support,一些精神鼓励。 为了让我赶上这个班,公公去帮我搬运雪橇,老公帮我把靴子重新扣上,妹妹来餐馆找我,我狼吞虎咽之后,随着她到了初级班。 

在初级班,有不少学员,不少还是自然而然就会,而我还是比较笨的那一个,还是摔,但是开始摔得比较镇定,甚至有点享受了(受虐狂啊!)。 慢慢摔着摔着,看着别人自由滑行出去,我也有了一点点信心,虽然实力还是很差。但是到了最后,实现了很初级的低坡慢速滑行的时候,手套和外套的外面,全因为摔在雪里,而湿了。 等课程结束,家人们在外头等我,还让我表演成果。万般退却之后,我只能上场,成功地实现了五秒内不跌倒,就这样子,家人们还欢呼喝彩,祝贺我在滑雪上有了个新的、美好的开始。 

这个细节,可能是最代表圣诞精神的细节了。习惯了严厉和打击教育的我,在过去的时间,被美国家人不同的教育深刻感化着。我喜欢他们各自的独立,对彼此独立和自由的尊重,也喜欢他们必要时刻毫不犹豫的支持和爱护。在公公婆婆看来,教育需要耐心,而自己的孩子一定是最棒的,他们对孩子有要求,但是在要求之上提供很多情绪、心理和精神的鼓励和正能量。 他们彼此尊重爱护,做事情完善、有条不紊、正直得当,教育上也一样,难怪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孩子,现在,他们也当我是个孩子般疼爱,也在不停地以身作则、润物细无声地培养我!

滑雪过后,已经日落时分,我这一天摔了好多,但是即使那么小的成就,因为家人的鼓舞,我也心情很好。卸下满身的头盔、靴子等装置,和妹妹一起去喝了杯。 过后回到酒店休息,和家人们一起总结当天,泡点apple cider即苹果酒,我们互相谈起当日的各种细节,以及计划接下来的晚上。

那个晚上,我们一起去溜雪(tubing)。就是跳进一个轮胎,然后在弄好的雪道坡上往下滑,看着真的很刺激,第一次玩的时候感官刺激特别强烈,感觉特别好。之后,重复好多次以后,就不会感觉那么好玩儿了。当然,我们尝试换着法儿玩,一会儿背面往下冲,一会儿正面往下冲,一会儿单独玩,一会儿把两个轮胎连接到一起玩。玩的过程中,我们互相拍照,交换心得,婆婆和我很相像,都是拍照狂人,各种互拍,不在话下。

圣诞精神之:和而不同的团队精神与互相尊重

我们就住在滑雪场边上的最后一天,一起爬了山,做了姜饼屋,以及和一大家子吃了个饭:吃的是上篇说到的意式肉酱千层面 -- 这可不是剩菜,而是估计做这么多,和家人分享的圣诞菜...  姜饼屋的制作,是全家人一起合力的,每个人弄一点,一下就好了。但是这个姜饼屋的道具很难用,尤其是奶油部分,所以我在画心形的时候,用了不少时间。你觉得这个姜饼屋丑? 我们觉得很漂亮,我们这种美国式审美,最喜欢这种五颜六色、乱七八糟类的返璞归真了! 你觉得这个丑,倒不如去看看我们的丑袜子有多少... 

然后是晚饭,些微的potluck性质,对家人带了沙拉,我们端出了宝贵的意式肉酱千层面 (它带着光环啊!)。  一些家人住在Texas一类,相当传统,而我又是特别不传统(即使在美国人看来我也有很多不传统的地方),我们的生活很不同,职业、阅历、政治意见、看世界的角度等等都不同,但是经过两三天,我们培养了和睦而可爱的相处感。 我可以感觉彼此给彼此带去的全新的认识和感受。 

比如,我一直以为一位做生意非常成功的亲戚是个唯利是图的大资本主义家,但是后来我们在玩棋牌游戏Imagine If的时候,他对于育儿最重要的品质的问题,选择的答案是诚实,而非生意头脑,这让我和他惺惺相惜。 我和他隔着好几十岁,他成就斐然,然而谦虚幽默,善良宽厚,没有什么晚辈之说,认真问我在做什么,问我关于中国和美国的看法。各种讨论过后,我说:我的结论是其实我们没有什么很大的区别。他用很严肃而略加思索的语气说:是的,我们也许没什么区别。 

在吃饭、玩游戏等等的时候,我们都很放得开,也增进了对彼此的了解。我们尊重彼此的不同,不去轻易争论,更不能攻击。我也改变了自己的很多担忧和偏见:每个人做出自己的选择都有自己的动机,都需要得到尊重。在这个家庭,我不会因为自己的国别和政治意见而受到歧视(我不必担心意见和我不同的美国人会用华人用的“黄左”来概括我),我的美国家人认同政治、国家等等的复杂,从来没有高谈阔论、泛化概括的言论,更别提仇恨和得意的言论。这个又是另一个对我震撼很大、教化很深的圣诞精神:保留,耐心,逐渐了解,是一种重要的尊重。对彼此不同的谅解和尊重,是一种更深刻的人文精神。 在凡事进步主义的旧金山,在很多“精英”或媒体的武断和自以为是面前,我不自觉也沾染上一些泛化和情绪用事的毛病。 而这样的圣诞,以及很多次与这些心胸广大、对世界保持基本好奇心的人的相处,有深刻的精神意义。

圣诞的庆祝就这么过去了。后来回到公公婆婆家,我又当了次主厨,我们一起买菜,我给大家做了墨西哥菜fish and shrimp tacoes,我用的是NYT的菜谱,做了些微调整(没有用那么多的香菜,面粉和牛奶),调了奶黄酱和酸奶油混合其他调料制成的酱料。很新鲜,家人很点赞。

过圣诞是一件很带压力的事情,从筹备、计划、实施、善后。回到家后我不停整理,清洁,把收到的礼物归类,帮它们找到它们的位置。同时,我也在思索如何把新的圣诞精神放到新年里面正确的位置。 每年一到新年,我总是会列清单,写总结,今年确实如此猝不及防。在整理旧文件的时候,我才发现有多少的名片、邮件、文件等没来得及看。 是时候catch up了!

祝你新年快乐:)

推荐 2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曾舒婷 曾舒婷

以美食讲述美国。微信公号:荷包蛋猫。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