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舒婷 > 这个美国人想给中国人做吃饭直播

26
2016

这个美国人想给中国人做吃饭直播

Will Doenlen 看起来金发碧眼, 笑起来既很阳光、也带着点羞涩,本科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后,他在中国助教、旅游了一年,现在在硅谷一家创业公司担任工程师。所有的一切,都让他看起来是很典型的美国优质理工男,而理工男一般执迷于科学。 所以当他告诉我很多他的艺术项目和想法的时候,我难免有些吃惊。  而最近,他问的一个想法是:

我想约上几个美国的朋友,给中国或者韩国的观众们,做吃饭直播!

此图为Will 的Hamster Wheel Standing Desk 艺术项目的图片,来自英国《镜报》。

该项目被其他西方媒体播报过。

 对于 Will 而言,吃饭直播俨然是一种行为艺术:行为艺术要表达的,是一种对事件本质的发问,或者现象本身的荒诞。  就拿我自己而言,我也对吃饭直播有很多的疑问。 人们究竟直播吃饭、以及观看这种直播的过程中,寻求什么?

我想起了法国艺术家杜尚多年前的一件突破之举:他把马桶带入了博物馆。这个马桶装置,轰动了艺术界,也把艺术带入了一个新的时代:原来艺术的一个重要任务,是要让我们重新审视生活中一贯熟悉的东西。 艺术不再是有钱人沙龙里的装点,不是美与丑之中的美,艺术是让人突破常规、让人不安与思考的所在。那么,吃饭难道不是和上马桶一样日常、却被忽视的行为吗?看吃饭的直播,我们是不是首次意识到了:原来吃饭,是这个样子的? 

不过,吃饭直播还是和马桶装置不同:在博物馆中的马桶是静止的,绝不可能有人会在你面前“上马桶”;而吃饭直播是动态的、真实的,眼前确实有个人在你面前细嚼慢咽或者狼吞虎咽般进食,这种通过直播形成的同在感,也许是我们的感官接受到的另一种刺激:原来,如同直播一般的科技,正在迅速改变我们向大众传播自己的方式、甚至是与社会相处的方式。

写信,电话,手机,视频通话等等,还是一对一的个人沟通。但是直播,则是一种社会行为和媒体行为,而说了这么久的“自媒体”,看来是真的:每个人本身都是一个媒体,而且可以定义自己的内容。就连吃饭这么一件简单、日常的事情,也可以拿出来向大众宣示。 这和人类在月球上踏出了第一步,有相似的道理:虽然做的事情很简单,但是揭示的是一个新的时代。

这种科技制造的同在感,还带着一些很有趣的对比和自我矛盾:人们该有多孤单,要在直播中寻找同在感,所以,直播究竟是映射了科技时代下的寂寞,还是给人们带来了科技时代下的陪伴,还真是难说。 而这种直播带来的同在感,可以引发我们对过去和未来同时的丈量:用了微信,你觉得生活真的更充实了吗? 而未来,有了虚拟现实,你真的可以24小时不出门,假装戴着一副眼镜就可以环游世界了吗? 

在吃饭直播里面,最让我觉得不可思议且有哲学意味的一幕,是一个韩国美女主播用筷子夹着菜,伸向镜头,她的表情顺从而娇媚,她的体态温柔而勾引人。而镜头另一边的某位男观众,也将筷子伸向镜头,假装自己要把菜夹过来。这一幕突然让我领会了英文里面对美食节目的一种说法,叫做”food porn“,即“美食三级片”。这个词汇形容的是:美食的呈现和观看,对于人们形成的感官刺激,无异于三级片。

所谓“食色性也”,大概是普世都达成的共识。  不过,看了三级片不等于满足了性欲,看了吃饭直播不等于吃了顿饭。 人类的大脑,自从懂得了处理抽象的信息和符号,就陷入了这种“望梅止渴”、得而未得的幻觉与困局。

直播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真实感,而真实感在这个乱象丛生、信息过剩的互联网时代,是稀缺而珍贵的。 真正的直播没有剪辑、没有遮掩,把你的吃相向任何人展现,这种真实而日常的自我展示行为,显得太勇敢,在充满了后期加工制造、包装造假炫耀的社会,简直快成为了异数。 

果壳网的一篇文章说了五个原因,比如排解孤独,满足好奇心,释放食欲,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等等。  吃饭本来是一件特别简单的事,然后在现代社会,竟然也带上了这么多的含义和原因。 那么,如果一些美国人要对着中国人做直播,又有什么含义呢?

文章开头提到的美国人Will,说到自己直播的具体计划:他想要对着亚洲的观众,直播吃各国的食物。比如,在旧金山的 mission 区,很流行旧金山风味的墨西哥卷,他说他想要约上几个朋友直播吃墨西哥卷,我建议他甚至可以尝试直播吃中国菜、韩国菜、日本菜等等,因为这会给很多亚洲人带来另外一层的窥探感:金发碧眼的“老外”吃亚洲菜,在文化碰撞的当下,已经成为一种流行节目。而直播,则更会加剧这种窥探感和碰撞感。 

而对于美国人 Will 而言,直播吃饭,可能是为了满足他作为亚洲文化观看者的疑问和好奇。 而我会不会观看这种直播?实话说,我还真不知道。  美国人观看亚洲的文化,有很多种出发点和呈现方式。我喜欢的 Anthony Bourdain,即使依然戴着对亚洲文化的夸张惊叹,但勇于尝试和融入,对食物总是发出实事求是的评价,对不同的文化抱着基本的尊重和理解。 

而有些跨文化的观察则不会显得那么友好:文化的局外人如果带着很强的先见(assumption),往往也容易失去对多样性的包容,以及对其他不同文化的接受,这种情况下产生的荒诞感或者好奇心,一不小心就变成了轻佻的自大。所以 Will 的直播,会带给他什么答案和影响,会让他产生什么结论或观察,我拭目以待。

听说,现在要想在韩国做吃饭直播,必须要长得好看才行。幸好 Will 长得帅气,应该会很快拥有一群亚洲的粉丝。就我个人而言,吃饭本身就已经是一件撩人的事情。曾经有和我同桌吃饭的华人同胞点评:你吃饭的样子真的很专注。同胞这么一说,我才开始留意起自己吃饭的样子,对比之下,我的吃相确实显得特别专注、甚至“专业”:那一种细嚼慢咽的执着,在如今焦虑的社会中,简直像是一种难得的贵气了。

我特别想分身为主播和观众,既直播自己吃饭,也想看看自己吃饭的样子。 而如果要我观看吃饭直播,我可能会选择一个更有个性、说话更有趣的主播。 我担心,如果我看韩国美女做吃饭直播,会产生妄想症,担心她的塑料鼻子掉到饭菜里去。

- 谢谢阅读, 保持联系 - 

微信公号:【美食与美国研究】 

推荐 9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曾舒婷 曾舒婷

以美食讲述美国。微信公号:荷包蛋猫。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