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舒婷 > 中美礼仪:吃饭张嘴还是闭嘴,关系到素养吗?

12
2016

中美礼仪:吃饭张嘴还是闭嘴,关系到素养吗?

我们部门经理,一个40多岁和蔼到无以加复的中年人,对上不卑不亢,对下一视同仁。每天都是嘻嘻哈哈的,业务能力强,信佛。一次公司完成一个大单聚餐,总BOSS也在。一群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便谈论到了素质这个问题上,经理呵呵笑着一言不发。这时,一位姑娘说我吃饭就受不了别人吧唧嘴儿,又有人说,我那吃饭人不上桌,菜不齐是不能动筷的,应者如云,我也搭了声。BOSS说这个事情好,以后谁要是吃饭吧唧嘴,就让谁买单,这次等菜齐了再吃饭。

众人等到菜齐了,在问服务员得知已经没菜可上了,于是动手吃饭。便在这时,我们这位平日里面最和蔼的经理,说等等。他笑脸满面,拿了一个盘子,在几盘菜上各夹了一点菜,又叫服务员上了一碗米饭,随后笑着说,“你们吃,我去外头随便吃点,我吃饭吧唧嘴,怕碍着你们。“说着就出去了。当时包厢里头那种尴尬,如今我也记得清楚。后来BOSS出去估计劝了两句,经理依旧没有回来。

-- 摘自《知乎》


 



 

是否很好奇,最后这个开篇里头说到的经理为什么有这么突兀的行为?到了文末,才让我来揭晓。   

说到礼仪和修养,总是个敏感或尴尬的话题。 说着说着,就涉及到是否装逼、是否摆阶级、是否尊重他人个性等问题。 一说到中美礼仪,那就更涉及民族尊严和文化奴性的话题,愈加危险。


 



 

事件一:加拿大的女房东和我讲起《China Girl》里“闭嘴”的那一句

让我来说说自己的故事。 我第一次知道自己吃饭“吧唧”,不是来自自家家长的教诲。 而是来自我在美国住的一个女房东。  当时我和女房东住在一个房子里,她很喜欢邀请我和她以及她的朋友们一起吃饭。 在吃了几次以后,她突然委婉地跟我说起了大卫鲍伊这个老牌摇滚歌手。

“你听过大卫鲍伊的歌《China Girl》吗?”  我的房东太太贝丝(Beth)抬起一只眉毛,侧着脸,对着我狡黠地笑道。

“没有听过呢。唱的是什么呢?”

“Well,这首歌就是在唱一个神秘而性感的中国女孩。你了解白人对你们这些东方女性是有多少幻想的。 里面有一句歌词我记得特别清楚,” 接着,贝丝就唱了起来:

"My little China girl says (我的娇小的中国女孩对我说)

Oh baby just you shut your mouth (亲爱的你应该把嘴闭上)

She says : sh-sh-shhh (她说:嘘...嘘...)"

她唱完,依然见我一脸困惑。然后她就摊开牌跟我说:

“有一天我们在家吃完饭,Nathan(饭桌上的其中一人)就跟我说了一句:你留意到小竹笋(也就是作者本人)吃饭特别大声吗? 然后我才意识到确实你吃饭挺大声的。 你看,连大卫鲍伊歌里面的中国女孩都知道让爱慕她的男性把嘴闭上了,想必她也懂得,自己也应该适时地把嘴闭上。吃饭里头涉及很多基本规则和礼仪哦。 ”

她这么一说,我才恍然大悟。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在“吃饭应该张嘴还是闭嘴”这个问题上观察过别人和自己。 这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表现,把自己的行为看做理所当然。 并且,如果自己吃饭张嘴大声,就掩盖了别人吃饭无声的事实。 自从这位房东太太跟我说过以后,我吃饭的时候认真听了自己发出的声响,确实在一个空寂的饭厅里显得很响。 我不禁特别惭愧,觉得自己这样子给别人吃饭肯定带去了困扰。 自此以后,我便开始吃饭把嘴巴紧闭,并且常常自我监督和观察,久而久而,它就成了我的习惯。



 


事件二: 我劝诫好友P“吃饭该闭嘴”的礼仪


 

我一直觉得”吃饭需要闭嘴“这种转变是非常积极的,但是自从自己闭嘴吃饭、吃饭变得安静了以后,就开始听到其他与我吃饭的人吃饭发出来的声音。突然间这变得非常尴尬,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资格去指出别人吃饭习惯的”错误“,然而确实觉得吃饭可能安静、不打扰人比较好。 有一次,我亲爱的好朋友P来旧金山拜访我。 我给她还有另一个美国的朋友做了顿晚饭,坐在空荡安静的饭厅里,我们开始吃饭。这次和以往不同,我第一次听到了好友P吃饭发出来的声响,这声响显得如此巨大而不容忽视。 我心里一直纠结该不该告诉她吃饭该闭嘴的西方礼仪。 纠结了很久,我没有在吃饭的时候出声。 指出别人的习惯问题,这是多么不礼貌的事呀,但是,如果我说了这件事,不也是为了她好吗?

就这么纠结着,这顿晚饭过去了。事后,我万般纠结,最终决定写一篇邮件告诉她这件事,还摘录了网络上一篇阐述吃饭需要闭嘴、不闭嘴给别人带去困扰的英文文章。邮件中我十分恳切地加了最后一句话:“ 这件事本身没有多大问题,就是在注重礼仪的美国,可能比较重要。试想想,如果你要和一个陌生的美国人来一次商务晚餐,一不小心留下不好的印象,可就糟了哦。”

后来朋友收到了我的信,跟我说了句谢谢。此后我们也就正常聊天和保持联系。后来我们再见面,又一起吃饭,在一个很吵闹的餐厅里。无奈我还是听到了她张嘴吃饭的声音。我立马假装听不到,可是她似乎还是看到了我留意的眼神,她低下了头,然后说:“对了,记得了你之前的建议,我会在和你吃饭的时候记得闭嘴的,嘿嘿。”    这句话真是说得我心酸,我突然觉得自己虽然是为了她好,却有点强人所难的嫌疑。 从此之后,此话再不提。


事件三:“从西到中” -- 从爸妈吃饭的细节,到美国笔友的新观点

后来,有一次回到爸妈的家,我突然也觉得爸爸吃饭挺大声,妈妈倒是闭嘴吃饭。 从小到大,像这般的细节,有多少被我忽视了呢?我们看事情的角度,多少是被我们自然成长的环境限制住了的呢? 吃饭该闭嘴,应该不是一件西方的事情。在国内应该也有人吃饭是需要闭嘴,只是我的家教不包括这个。 我来自保守的家庭里,吃饭也带着不少家规,比如:


 

  • 必须等到家里的大家长(父亲)动筷之后,晚辈才可以动筷子;

  • 饭菜在嘴巴里的时候,不可以讲话;

  • 筷子不可以在菜里乱翻动;

  • 筷子在不用的时候一定要平行、齐整地放在碗旁边;

  • 当然,绝对不可以把筷子插在米饭之上,那是极大的暗示不幸的忌讳.



 

但是,那一次回家,我才发现,其实妈妈向来是吃饭闭着嘴巴的,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学会的是张嘴吃饭。妈妈还和我说起自己因此与爸爸的小分歧:“你爸爸还说我吃饭这么闭着嘴巴,吃得像老太太呢,说这样吃没有意思,没有生机。”

此后,我就认定吃饭闭嘴还是张嘴是个人选择,也许确实涉及到中美之间礼仪的不同,然而我只能做到的,就是符合我心中的礼仪之道,同时尽量去配合当地文化的传统。 最近不知如何,在知乎上看到吃饭是否关于素养的帖子,重新认真思考了起来,并且把这个问题和我的美国笔友讨论了起来。 他对此事的看法是:

“你知道在中美洲,人们吃饭的时候也是很大声的。我很喜欢这样。这种大声嚼的感觉让我觉得很真实,他们诚实热情地表达他们对生活的热爱,我就是喜欢这么不造作的吃饭的方法。美国人自然习惯了处于文明的至高点指责中美人这种做法恶心、冒犯。”

接着美国的笔友又补充道:

“我喜欢做一些挑战别人的看法、把他们推出舒适区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张着嘴吃饭是一件我觉得有意思的事情。这样子,人们可能体验不同的吃法和看法,然后分享他们各自的感受。  这也和美国人喜欢什么naked night(裸着身体的晚上派对)一样,就是让你有比平时要多一点不自在和无所适从...... 还有其他超越常规的事,比如互相给彼此刷牙线啊,或者让一个人躺在地上,另一个人负责把一体的连衣裤给这个地上一动不动的人穿上...这些都是有趣的事。”

所以,对于我这个美国笔友来说,吃饭张着嘴,显然也是一个充满了异域风情的事情,并且是一件可以确保美国文化多元化、人们思想开放的重要的事情。然而,绝大部分美国人不是这么想的。

而且,美国笔友的思考里有些“漏洞”:当他把张着嘴吃饭当成有趣的事,前提是美国的大部分人依然是闭嘴吃饭,所以张嘴吃饭成为了挑战常规的新鲜事。如果,张嘴吃饭变成了常规,那么闭嘴吃饭才会成了新鲜事,这时候,这个美国笔友就会成为支持闭嘴吃饭的人了吧?  再者,对于美国笔友来说,张着嘴吃饭竟然是如同裸露着的夜晚派对一样新奇,然而,日常生活的人,有可能每天都挑战自己的常规,每天都裸露着过日子吗? 也就是说,对于这位美国笔友,张嘴吃饭,只有是作为外来者的新奇的举动、只有是作为冲击常规的异常,才被接受。 估计他也没有想过:天天和张着嘴吃饭的人一起吃饭,是怎样的感受。

所以这吃饭时张嘴还是闭嘴,说到底是一种思维的斗争。 像我这样入乡随俗、彻底跟随了美国主流而吃饭闭嘴,于一些人看来真是没有个性、甚至有“崇洋媚外”之嫌。 如果是保留自己张嘴吃饭的习惯,那么显然是会冒犯一群美国人的。在那个加拿大女房东善意跟我坦白前,我没有听到过任何美国朋友对我提起过我的吃饭习惯的问题,或者他们即使发现了也肯定是抱着基本的素养不愿意干涉,然而,在一群闭嘴安静吃饭的人面前,我张嘴吃饭发出的声音,怎么样都曾经让人不适吧? 这么想起来,我就觉得还是不要太让人为难,抱着体贴的心情,选择了遵从大众的习惯。


那么,回到开头的这个知乎的故事。究竟后来发生了什么呢? 后来这个经理用各种玄妙的语言道出了当时自己吃饭离席的理由:原来不过是为了告诉在场的这些人不要以自己的标准而去指责别人的修养。 《读者》文摘的那个套路。确实,公开拿着自己的规则的标准去指责别人,显得粗鲁、甚至残酷。然而,现实生活中,我们都活在规矩里面,每个社会都有一套规矩在有声或无声地要求着人们,那些认为一切都可以、都无所谓的泛自由主义,说到底确实是一种骗人的心灵鸡汤,拿来卖弄玄学、以及一些所谓包容和励志的心理学尚可。

我始终认为,最大的自由,来自于一个拥有最健全的规范的社会。因为自由需要靠合理地反抗日常规范去实现,和人们在日常规范之下形成的安全感以及对自由的包容度。 所以,这位经理的行为,假如是为了证明社会应有的多元性和自由度,那么是很可称道的。但是,假如他因此也想给在座的其他同事上一节课,想要证明绝对的规矩是没有的,那么,难免被视作极端而天真了。   

当然,吃饭闭嘴还是张嘴,其实都不涉及法律或人命,所以你大可以认为它不是重要的事。然而,只是关于吃饭是否该张嘴和闭嘴,在文化之间,在人与人之间,原来都可以引发这么多的故事和对话,这么多的冲突和思考。真有意思。 然而,你也知道规矩也多灵活。当日本人告诉美国人,吃拉面必须要连汤一起喝,要吃得嗖嗖发响,越大声越好,美国人都可愿意学了。




 

你也觉得这个公众号有趣有深度吧? 关注:

推荐 19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曾舒婷 曾舒婷

以美食讲述美国。微信公号:荷包蛋猫。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