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舒婷 > 文章归档 > 2016 > 八月

31
2016

在旧金山,咖啡馆有怎样的“气场”

在旧金山,咖啡馆有怎样的“气场”

旧金山的咖啡馆,是分很多风格的。 在这个追求精英主义、引领时尚的城市,咖啡的学问和精致也是可以想象——咖啡就好像其他很多的事物,变成了一种彰显生活方式的选择。 旧金山的咖啡馆,更是旧金山独特文化的体现:在繁华的地区,可以找到非常干净、整洁、有设计感、带着些时髦和个性的咖啡馆。在极简主义的装潢下,设计的各处细节体现着咖啡馆的情调和匠心,比如:亮度恰到好处的灯光,别致优质的桌椅,种类齐全的报刊栏,以及使用各种有机咖啡豆制作而成的工艺级别咖啡。 

Borderlands Cafe

我......


25
2016

美国精英 |若不是软件工程师 我会是餐馆服务员

美国精英 |若不是软件工程师 我会是餐馆服务员

我有个美国的朋友,名字叫做 Kip,留着大大的胡子。他高大壮实,出生在美国东北角文化和教育鼎盛、硬汉辈出的麻省。  他在麻省理工学院学习商科后,自学了编程,后来还成了一个非常专业的码农。 据他说,他年轻点的时候,没留胡子,长得像电影《星球大战》(Star Wars) 里面著名的 汉索罗(Han Solo,由哈里森·福特扮演)。 

但是,高大的他其实有一颗很细腻的心,喜欢拍照,照片还配上他喜欢的歌曲的歌词。喜欢去博物馆,对着 Ellsworth Kelly 的极简主义油画惊叹。喜欢爬山,然后给爬山的同伴拍照。 喜欢组......


22
2016

中国游客在美国:为了名牌,还是面子?

中国游客在美国:为了名牌,还是面子?

前几周,一位关注亚洲的美国朋友给我发送了一个视频链接,在视频里,一位北京大姐,在用顺溜的北京话指责在泰国遇到的其他中国游客:果然这三分钟京骂,一气呵成;而且,这位阿姨即使从头到尾戴着墨镜,其严肃神态与坚决立场,依然震慑人心。 

但是让我最意外的,不是视频本身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引发热度与争议,而是这个视频竟然如此之外被配上了地道的英文字幕,以及被上传于英语世界最大的视频平台之一(YouTube)。 而且,竟然是一位“老外&rdqu......


18
2016

在硅谷,码农亦有舌尖上的乡愁

在硅谷,码农亦有舌尖上的乡愁

注:本文为特邀稿件,作者为居于硅谷的码农同志谢星光,谢谢他的倾情采访与书写。如果你有兴趣分享美国与美食的故事,欢迎留言。

牛肉在铁锅内翻滚,嘶嘶作响,撒上剁碎的青椒和孜然,一股孜然特有的香气在热力的催化下释放出来,令人垂涎。“好了,马上出锅,我的最爱,孜然炒肉。” 泽浩(化名)一边忙碌,一边骄傲的向我介绍着他的拿手菜。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有中国人的地方就会有美食。硅谷,这个地球上最动感的技术中心也不能例外。Google, facebook, Cisco… 一连串耳熟能详的IT巨擘扎根在旧金山与圣何塞之间的狭长......


15
2016

在旧金山,这家只关于食物的老书店,很有爱

在旧金山,这家只关于食物的老书店,很有爱

“关于这家书店,你最喜欢的是什么?” 我在书店里兜了一圈后,开始和店主Celia 聊了起来。

“我特别喜欢在这里发生的对话,以及认识的人。 不知不觉,八年间,有好多国际级别的大厨都来这里演讲和签售过,我认识了好多饮食界的朋友,以及喜欢做饭的人。我们的订阅用户,从0,增长到了近9000人。我们是一个热爱食物、热爱生活的小组织。”

书店,旧金山,美国:历史如何交织


11
2016

在美国,有一家躲也躲不开的川菜馆

在美国,有一家躲也躲不开的川菜馆

“我在写一篇关于川菜在美国的文章,你还记得两年多前,我们一起去旧金山那家川菜馆的时候,点了什么菜吗?”

两分钟后,这个饭友迅猛地回答:

“重庆辣子鸡, 水煮鱼,口水鸡,夫妻肺片,蒜泥白肉。”

随后,饭友又补充道:

“慢着,我总觉得我们好像还点了什么。”

“是王老吉吗…”


8
2016

月嫂阿姨Cathy:我来美国16年,做的馄饨最好吃了

月嫂阿姨Cathy:我来美国16年,做的馄饨最好吃了

在从旧金山飞往上海的飞机上,我坐在了靠走廊的座位上,坐在我旁边的阿姨穿着红色毛衫,以及紧身的瑜伽裤。她是上海人,准备回上海探亲休息,身材矮小但健硕。

在此后十几小时的航程中,阿姨和我细细碎碎,时断时续地聊着。 幸亏有她,让这昏沉而干燥的机舱内部泛着淡淡的温暖。 这么实在的阿姨,说起自己过去的经历:上山下乡之苦,单位各种转换和倒闭之后的贫困,以及丈夫早逝、留下一个女儿的沉重负担,让她选择出国谋生。 一晃十六年过去了,如今的她已经拿着一本美国的护照。 刚上飞机入座的时候,她拿......


5
2016

海归,究竟是怎样一道中国菜?(下)

海归,究竟是怎样一道中国菜?(下)

如果你要用一种菜去形容海归,它会是什么?

多年前第一次到香港,朋友一家带我去吃一家米其林二星的中餐酒楼。当时一入口,就觉得这些菜味道挺怪,说不上难吃,但是带着些我不习惯的味道,也许不够咸,也许太甜,也许调味料哪里不对,总之说不出来。往旁边桌子一看,一个老外正一个人点了五个菜,认真、安静地吃着。当时的我觉得,米其林真是个骗人的东西,或者,这是老外对中餐指手画脚而编造的评级体系,我无法认同。 而且,眼前的这些菜,虽然还是摆在传统中式的圆桌转盘上,却真的洋不洋,中不中,味道真怪,价格还不菲。


3
2016

海归,究竟是怎样一道中国菜? (上)

海归,究竟是怎样一道中国菜? (上)
 

在刚到北京三里屯出差的第一天,我和几位同事从SOHO走路去附近的一家饭馆吃饭,在横过马路的时候,我突然一副惊呆了的表情 — 眼前的人流、汽车、摩托车、三轮车等等构成的热闹混乱场景,对于我这个阔别北京五年、居住美国四年的人来说, 俨然重新带上了新鲜感。我忍不住拿起相机来拍下眼前的这一幕,眼角看到了北京同事的不解和嘲笑:“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呀?”

这就是让我印象深刻的与北京的重逢。 接下来几天,我继续感受着自己作为“海归”或“海龟”的无所适从。&......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曾舒婷 曾舒婷

以美食讲述美国。微信公号:荷包蛋猫。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