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舒婷 > 在硅谷,码农亦有舌尖上的乡愁

18
2016

在硅谷,码农亦有舌尖上的乡愁

注:本文为特邀稿件,作者为居于硅谷的码农同志谢星光,谢谢他的倾情采访与书写。如果你有兴趣分享美国与美食的故事,欢迎留言。

牛肉在铁锅内翻滚,嘶嘶作响,撒上剁碎的青椒和孜然,一股孜然特有的香气在热力的催化下释放出来,令人垂涎。“好了,马上出锅,我的最爱,孜然炒肉。” 泽浩(化名)一边忙碌,一边骄傲的向我介绍着他的拿手菜。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有中国人的地方就会有美食。硅谷,这个地球上最动感的技术中心也不能例外。Google, facebook, Cisco… 一连串耳熟能详的IT巨擘扎根在旧金山与圣何塞之间的狭长的地带,吸引着来自全世界的优秀人才。一个个技术奇迹的背后,更有大量的来自中国的人才的贡献。

虽然硅谷像其他很多美国西海岸的大城市一样,因为大量华人的涌入,川鲁粤湘,淮扬本帮,中国各地风味的餐馆像雨后春笋般的涌现,但是也有许多的像泽浩一样的年轻人,更喜欢自己在家做饭。

泽浩:会做饭的男人,才娶得到好媳妇

两年前,在洛杉矶的南加大毕业后,他入职一家知名的网络设备公司工作。

“中餐馆的饭吃多了,就不太想吃了,而且经常会做的比较油腻,不太健康。自己做的饭菜反而会比较适合自己的口味,比较健康。” 

泽浩这样解释自己喜欢做饭的原因:

“孜然炒肉,是我最喜欢吃的一道菜,以前每次回家的时候,妈妈总是给我做孜然炒肉。”

泽浩的家在中国西部的省份,那里牛羊成群,物产富饶,而孜然是当地居民常用的一种调料。所谓口味,可能只是舌尖上的淡淡乡愁,也许若干记忆片段因为时间太过久远已经模糊,但是味蕾却顽强的保存了对于故乡最直接的记忆。

“因为美国的牛屠宰的时候,不会放血,所以用来炒菜,总会有很多血腥味,我也是在多次实践之后,才发现如何处理的。” 泽浩对于自己发现的烹饪秘密沾沾自喜。

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因为做饭出色,泽浩获得了大厨的殊荣。有一次参加同学聚会,泽浩带去了最爱的孜然炒肉,席间有一女生对这道菜赞不绝口,大快朵颐,两人相谈甚欢,从孜然炒肉到人生哲学,觥筹交错,杯盘狼藉。 后来这个爽朗的女子成为了泽浩的女朋友。

“今年过年的时候,我准备回家过年,好几年都没有在家过年了。”“回去见见父母,然后就该订婚了,”泽浩自豪的透漏女朋友也一起回去。在异国他乡,美食促成的奇妙情缘成为我们朋友圈中的一个佳话。

何彪:Google的饭堂,终结了吃三明治的苦逼

硅谷在国人的印象中以高薪著称,但加州沉重的赋税,疯狂的房价,高昂的生活成本,经济上的直接原因,是促使理工男们走入厨房的一个因素,尤其是当有了雄心勃勃的理财计划后。但是精明的中国人有时会采取另类的解决方式。

Google, Facebook 等大公司除了高薪外,还提供丰厚的员工福利,其中一项就是免费的工作餐。这对于年轻码农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以至于这项福利,也成为码农们跳槽时的重要考量的指标。何彪(化名)已经成为一个googler两年多了。他自言加入google后就很少做饭了。”我一般都在公司吃饭,有的时候朋友来了,也会带他们到公司吃,google的这项政策很人性化” 。

虽然硅谷IT公司比BAT更注重工作生活的平衡,但是作为软件工程师,也总会经常的加班。何彪回忆起之前的工作小插曲:

“在以前的公司,几乎每天晚上都是从同一家餐馆订购的Sandwich,我吃了快一年,一直到现在都不愿意再碰Sandwich了。现在回想起来,太佩服自己了,对三明治的忍耐力爆表”。

毕竟,类似 Google 这种福利非常好的公司并不很多,很多初入职场的年轻的码农,只能在一个陌生封闭的世界中,不断调整自己,来适应外部环境,除了文化外,生活习惯上也不少需要习惯。并不是码农的观感比较迟钝,可能这只是另一种适者生存的阐释罢了。

虽然公司周末也提供伙食,但是何彪并不愿意在周末工作,现在他似乎更在意自己真实的生活体验。“周末的时候,比较简单,就在家吃吃沙拉,煎块牛排,然后就出去活动健身了。”

Jason:素菜加鸡蛋,三餐好打发

并不是所有码农都像何彪一样能够进入 Google 这样的顶级IT公司,运气和实力在风云涌动的硅谷一样重要。 

Jason 工作在一家中型公司,每日下班后,都需要准备第二天的午餐。像很多同龄人一样,Jason最初并不十分擅长做饭,但是生活的现实却让他没有太多选择。

依然记得第一次在Jason家聚餐的经历。我现在依然确定那是我在湾区见过的最奇妙的中餐料理。土豆片粉丝炒鸡蛋,西兰花炒鸡蛋。当Jason郑重其事端上他的菜时,在一瞬间大家都沉默了,心里的问号的长度方法可以跨过旧金山的金门大桥,

“这是什么东西!” 我们不禁惊叹!

在Jason的想法中,所有的素菜似乎都可以和鸡蛋组合。Jason在大家一连串的诘问后,只能羞赧地表示,素菜加一点鸡蛋炒,吃起来不觉得很香吗? 

后来有段时间,我们几个好友总开他的玩笑:谁要是做了他的媳妇,真的会很轻松,做饭的时候,每样菜加个鸡蛋,一日三餐太容易打发了。

程序媛Julia:烘焙,冲散异乡的孤独

除了程序猿之外,硅谷还有这么一群低调的程序媛存在。Julia是我之前的室友。作为硅谷不太稀有的程序媛,这个文静羞涩的姑娘,有一个非常雅致的爱好,喜欢烘焙。 她总是做很多精致的糕点,和同事朋友分享。

下班之后,Julia喜欢一边放着音乐,一边安静的在厨房中制作各种甜点。她经常说,写了一天的代码后,夜晚闻着烤箱内隐隐飘来的黄油与面粉的味道,能够立刻忘记工作的辛劳。依然记得吃不完的蔓越莓曲奇,凤梨酥 … 形形色色的糕点,甜蜜的味道,犒劳着味蕾,也冲散了异乡的孤独。

独在异乡为异客,可能在全球化的今天,尤其多元化的硅谷,这种去国怀乡的忧愁并不如前人那般强烈。但是芸芸众生,每个个体却因为经历与心态的差异而存在不同的生活境况。食物这一小小的话题,却能够折射出这种境况的差异。大约,浮生如此。

推荐 38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曾舒婷 曾舒婷

以美食讲述美国。微信公号:荷包蛋猫。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